闵行债务纠纷律师
法律热线:

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8年2月12日 闵行债务纠纷律师  
【案由】
  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承办律师】
  蓝永标律师
  【案情简介】
  原告:c某。
  被告:a公司。
  a公司因资金短缺而向b某借款10万元,并由a公司向b某出具了借据,借据记载a公司向b某借款10万元。该借款后由时任a公司经理的c某代为偿还,b某在收到c某代为偿还的10万元后即将借据交给了c某。后c某因故离开了a公司,c某离开a公司时a公司尚未将c某代为偿还的10万元支付给c某。
  后来,c某持上述借据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a公司支付其代为向b某偿还的10万元。原告c某提供给法院的证据除了上述借据外,还提供了以下两份证据:1、b某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明b某已在收到原告c某代为偿还的10万元后已将该10万元的债权转让给了c某;2、c某的代理律师对b某所作的询问笔录,内容与b某出具的书面证明基本一致。被告a公司辩称:原告及原债权人b某均未将债权转让的事实告知被告a公司,该债权转让不成立,并要求驳回原告的起诉。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c某的起诉具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并判决被告a公司应向原告c某支付10万元。
  被告a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上诉理由除原一审时的抗辩理由外,还认为证人无法定事由未出庭作证的证人证言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并要求撤销一审判决。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借据只能证明b某与被告a公司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原告c某虽然持有借据,但还需要b某的说明予以证实,因b某并无“确有困难不能出庭”的法定事由,法院亦未许可b某可以提交书面证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b某的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无法确定,证人证言不具有证明力,不能单独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原告c某主张债权已转让的证据不足,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据此,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c某的一审诉讼请求。
  原告c某不服二审判决,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并在再审期间将b某出具的书面证明进行公证后,将公证书以新证据的形式提交给了再审法院。再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对b某书面证明所作的公证书仅是对证言形式上的公证,并未对该证言内容的真实性、客观性进行公证,不属于再审期间的新证据,不予采纳,裁定驳回原告c某的再审请求。
  本律师是在再审裁决之后才开始介入本案的。c某找到本律师时,正在争取更高一级法院对本案的再次再审,并希望本律师能为此提供帮助。本律师看过c某提供的本案相关材料后,建议其以“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原一审法院提起新的诉讼,并认为这样做的好处是能重新收集债权转让的相关证据,但也会面临“一事不再理”的阻力。c某同意本律师的建议后,即在本律师的协助下,与b某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书,并将该协议书送达给了a公司。该债权转让的相关证据准备齐全后,c某即以“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重新将a公司推上了被告席。

 
  在重新起诉后,果然遇到了“一事不再理”的阻力,一审法院并以此为由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但原告上诉后,二审法院撤销了该裁定,指令一审法院进行审理。
  【原告方观点】
  一、就程序而言,原诉讼对本案不具有任何影响——本案并未违反“一事不再理”的法律规定,法院应予受理。
  1、“一事不再理”是针对同一案件而言,但本案与原诉讼的法律关系并不相同,两次诉讼的事实与理由也不相同,本案与原诉讼并不属于同一案件,故“一事不再理”并不适用于本案。
  首先,本案与原诉讼的法律关系不同。原告于2003年诉被告归还代垫款一案(简称原诉讼)所体现的法律关系为“借贷合同”,其案由即为“借贷合同纠纷”;本案所体现的法律关系则为“债权转让合同”,其案由即为“债权转让合同纠纷”。
  其次,本案与原诉讼的事实与理由不同。原诉讼中原告主张该债权的事实与理由为“代垫”,即该债权是因代垫而取得;本案中原告主张该债权的事实与理由则为“被告的债权人将债权转让给了原告,并已通知被告”,即该债权是因受让而取得。
  2、退一步讲,即使本案与原诉讼属于同一案件,法院也应当予以受理——原诉讼中原告的起诉是因为原告不具备“主体资格”而被驳回的,但是本案中原告已具备了“主体资格”,法院应予受理。
  在原诉讼的终审判决书中,对原告因代垫而取得债权的主张并未予以支持,这实际上是对原告是该债权的债权人身份不予认可,即原告对该债权的诉讼请求被驳回是因为原告不具备“主体资格”,而主体资格不具备是应该被“驳回起诉”的,但因原诉讼中尚有其他的诉讼请求,故法院并未为该笔债权单独制作裁定书,以裁定驳回原告对该笔债权的起诉,而是在同一判决书中笼统地予以判决,但这不应影响该笔债权是被“驳回起诉”的性质。
  据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42条的规定,裁定不予受理、驳回起诉的案件,原告再次起诉的,如果符合起诉条件,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即,即使本案与原诉讼属于同一案件,法院也应当根据该第142条的规定,对本案予以受理。
  二、就实体而言,原诉讼对本案也不具有任何影响——原告在原诉讼中对该笔债权已代为垫付的主张及相关证据对本案不具有任何影响。
  1、原告是否已对该笔债权代为垫付仅仅是原告受让该笔债权的背后原因(基础法律关系),对原告合法受让该笔债权不具有任何的影响,法院也无需审查该内容。
  法律并未规定受让债权必须以代为垫付或支付对价为生效要件,法律只要求转让行为的发生及对债务人的通知为债权转让行为的生效要件——正如票据的基础法律关系对票据背书转让的效力不具有任何影响,票据仅以背书为转让的生效要件一样。
  2、被告关于本案原告受让的债权因已由原告代为垫付而消灭的主张不具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
  首先,被告的该主张没有法律依据。债权或债务的消灭即为合同权利义务的终止,合同法第九十一条对合同权利义务终止的各种情形作了明确规定,其中最有可能适用于被告主张的仅为第一种情形“债务已经按照约定履行”,及第七种情形“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终止的其他情形”。在本案中,被告主张该笔债权因原告已代为清偿而消灭。假设该笔债权原告已代为清偿的,原告代为清偿的行为是否属于合同法规定的“按照约定履行”的行为或者“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当事人之间并未约定合同的履行可以由第三人代为进行,即原告代为清偿的行为并不属于被告与债权人约定的履行方式,同时,原告代为清偿的行为也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其次,被告的该主张没有事实依据。原告对该笔债权已代为垫付仅仅是原告在原诉讼中的陈述或主张,且未获得法院的支持。被告以原告在原诉讼中曾主张该笔债权已由其代为垫付作为其在本案中的主要抗辩理由,并以原告在原诉讼中提交的起诉状及相关证据为据。但是,根据《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或提出的相关证据不足以支持其陈述的,其主张不能成立。事实上,原诉讼的生效判决书对原告的该主张未予支持,这说明原告的该主张并不是事实(指“法律事实”)。同时,《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四条的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已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并不能适用于本案,因为该规定中的“起诉状、答辩状、陈述词、代理词”仅指同一案件中出现的,但本案被告所提交的证据却是另一案件中出现的。特别地,原告对该笔债权已代为垫付的主张及相关证据均已被原诉讼的生效判决书所否认,且被告在原诉讼中也是予以否认的。据此,如需对该问题作出认定的,法院应遵循判决的“一致性”原则,在本案中作出与原诉讼一致的认定。
  【被告方观点】
  一、讼争债权已经原诉讼判决,原告的再次起诉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应予以驳回。
  二、讼争债权因原告的代为偿还,已经消灭,也不可能再进行转让,即原告受让债权的行为是无效的,原告的诉讼请求应予以驳回。
  【裁判结果】
  原一审法院驳回原告起诉的主要裁定内容为:原告是否能向被告主张偿还b某该笔债权的权利,来自于其是否拥有b某的该笔债权,这也是其提起诉讼的基础和前提。由于原告是否拥有b某的该笔债权,已经原诉讼生效判决确定,所以原告再次起诉不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三十九条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经二审法院裁定撤销一审法院驳回原告起诉的裁定,指令一审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后的一、二审主要判决内容为:原告在原诉讼中因缺乏代垫的依据,被驳回诉讼请求,债权主体仍是b某,法律并不因此限制原告就此债权与b某之间设立其他法律关系。原告与b某订立债权转让协议取得债权人地位,并因此向债务人主张债权符合法律规定,其主张的理由和事实与原诉讼并不相同。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第八十八条第二款第(二)项和《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被告应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偿还原告借款本息。
  【律师办案手记】
  本案是一起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案件,原告在原诉讼中完全是因为程序问题而败诉的。
  昂格尔说:“在现代西方法治的历史上,有一个压倒一切并包容一切的问题,即法律中的形式(程序)问题。”甚至有法学家称英国法是“在程序的缝隙中渗透出来的。”程序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制定和实施,正是我国实现程序公正的重大举措之一。公正程序强调程序制度应切实保障程序主体直接参与涉及自己利益、地位的诉讼程序,并以自己的行为直接影响裁判结果的形成,以促使程序主体对程序制度本身及其运作结果(裁判)的信服,同时也将树立法律在人民心目中的威信与尊严。但是,当事人如未能正确地运用相关程序制度,也将面临相应的诉讼风险。本案正给我们以这样的教训。
  在本案原诉讼中,b某的证人证言只有在b某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后,才有可能被认定为真实的,也才有可能作为定案依据,律师对b某所作的询问笔录或公证处对b某的证言所作的公证书均不能起到替代作用。此外,被告提出的债权转让应通知债务人才生效也是程序问题,在债权转让时也是应当予以注意的。
  在本案中,通过以“债权转让合同”这一新的法律关系为由重新提起诉讼,最终保护了原告的债权,其实也正是建立在对程序的巧妙运用之上的。
 

上一篇:代位权及其客体的概念 下一篇:催款函范文

合作网站

S 上海宝山房屋动迁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宝山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宝山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变更抚养权律师 上海并购律师 上海并购重组律师 上海拆迁安置律师 上海拆迁补偿标准 上海拆迁工程律师 上海拆迁律师代理 上海拆迁赔偿律师 上海拆迁维权律师 上海拆迁找律师 上海拆迁征地律师 上海拆迁专家律师 上海拆迁咨询律师 上海长宁房产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长宁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常年法律顾问 上海车祸死亡赔偿律师 上海承包合同律师 上海城市拆迁律师 上海崇明房产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崇明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崇明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担保合同律师 上海道路交通事故纠纷律师 上海第三看守所律师 上海毒品走私律师 上海二手房屋律师 上海二手房无效案例 上海法律顾问 上海法律顾问律师 上海法院房屋动迁一审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贩毒案件律师 上海房产变更律师 上海房产抵押律师 上海房产分割律师 上海房产顾问律师 上海房产官司律师 上海房产过户律师 上海房产合同律师 上海房产继承律师 上海房产交易律师 上海房产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房产纠纷律师 上海房产买卖律师 上海房产拍卖律师 上海房产确权律师 上海房产诉讼律师 上海房产中介律师 上海房产转让律师 上海房产咨询律师 上海房地产律师 上海房屋拆迁律师 上海房屋拆迁条例 上海房屋产权律师 上海房屋出租合同 上海房屋公证律师 上海房屋官司律师 上海房屋过户律师 上海房屋合同律师 上海房屋纠纷律师 上海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房屋买卖律师 上海房屋诉讼律师 上海房屋维权律师 上海房屋析产律师 上海房屋租赁合同律师 上海非法搜查罪律师 上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风险代理网律师 上海奉贤房产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奉贤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奉贤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奉贤经济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个人合同纠纷案例 上海工程合同律师 上海公司并购律师 上海公司法律顾问 上海公司法律师 上海公司法务律师 上海公司股权合同律师 上海公司股权律师 上海公司股权转让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公司顾问律师 上海公司合同律师 上海公司律师 上海公司律师见证 上海公司律师咨询 上海公司破产律师 上海公司清算律师 上海公司上市律师 上海公司收购律师 上海公司投资律师 上海公司维权律师 上海公司行贿罪辩护律师 上海公司证券律师 上海公司治理律师 上海购房合同律师 上海购房纠纷律师 上海购房协议律师 上海购销合同律师 上海股东权益律师 上海股份转让律师 上海股权操作律师 上海股权分配律师 上海股权激励律师 上海股权买卖律师 上海股权融资律师 上海股权协议律师 上海股权转让律师 上海故意伤害犯罪辩护律师 上海拐卖儿童罪辩护律师 上海好的合同律师 上海合伙股权律师 上海合同案件律师 上海合同变更律师 上海合同法律服务网 上海合同法律师 上海合同官司律师 上海合同解除律师 上海合同纠纷会判刑吗 上海合同纠纷律师 上海合同纠纷请律师 上海合同纠纷找律师 上海合同纠纷咨询 上海合同纠纷咨询律师 上海合同履行律师 上海合同律师 上海合同签订律师 上海合同审查律师 上海合同维权律师 上海合同约定的律师费 上海合同诈骗犯罪律师 上海合同诈骗罪律师 上海合同争议律师 上海合同终止律师 上海合同转让律师 上海虹口房屋动迁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虹口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虹口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虹口经济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黄浦房屋动迁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黄浦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黄浦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黄浦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婚姻财产律师 上海婚姻法律师 上海婚姻房产律师 上海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婚姻家庭律师 上海婚姻经营律师 上海婚姻律师 上海婚姻挽回律师 上海婚姻网律师 上海婚姻在线律师 上海婚姻专家律师 上海婚姻咨询律师 上海机动车事故责任律师 上海继承法律师 上海继承律师 上海继承权纠纷律师 上海家暴律师 上海家庭婚姻律师 上海家庭纠纷律师 上海嘉定房产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嘉定房屋动迁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嘉定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嘉定经济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建设工程合同律师 上海建筑房产律师 上海建筑合同律师 上海建筑施工合同律师 上海交通车祸理赔律师 上海交通处理律师 上海交通该事故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处理人身损害赔偿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调解谈判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法律咨询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经济纠纷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民事纠纷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赔偿大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赔偿纠纷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侵权律师 上海交通事故肇事律师 上海交通在线律师 上海交通肇事纠纷律师 上海交通肇事律师 上海交通肇事逃逸律师 上海交通咨询律师 上海解除合同律师 上海借款合同律师 上海借用合同纠纷律师 上海金牌房产律师 上海金牌婚姻律师 上海金融投资律师 上海金山房屋动迁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金山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金山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经济犯罪辩护律师 上海经济合同纠纷案例 上海经济合同纠纷律师 上海经济合同律师 上海经济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静安房屋动迁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静安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静安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静安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酒后驾车被抓找律师 上海口头合同纠纷案例 上海劳动合同法律师 上海劳动合同纠纷律师 上海劳动合同律师 上海劳动合同起草律师 上海劳务合同律师 上海离婚案件律师 上海离婚程序 上海离婚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离婚服务律师 上海离婚纠纷律师 上海离婚律师的 上海离婚律师调解 上海离婚律师服务 上海离婚律师价格 上海离婚律师钱 上海离婚律师热线 上海离婚网律师 上海离婚协议律师 上海离婚找律师 上海离婚咨询律师 上海律师代理合同 上海律师代写合同 上海律师代写合同律师 上海律师见证合同 上海买房维权律师 上海买卖房产律师 上海买卖合同案例 上海买卖合同纠纷律师 上海买卖合同律师 上海买卖合同庭审要点 上海门面租赁合同律师 上海民间借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民事诉讼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闵行房屋动迁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闵行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闵行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哪个律师擅长强奸罪 上海农村拆迁维权 上海拍卖纠纷律师 上海破产法律师 上海破产解散律师 上海浦东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浦东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普陀房产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普陀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期货诈骗律师 上海企业法律顾问 上海企业改制律师 上海企业股权律师 上海企业顾问律师 上海企业合同纠纷律师 上海企业金融律师 上海企业纠纷律师 上海企业重组律师 上海强制执行律师 上海青浦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青浦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青浦经济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请律师离婚 上海人身损害交通事故赔偿律师 上海融资并购律师 上海融资律师 上海商铺纠纷律师 上海商事诉讼律师 上海商事仲裁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商事仲裁律师 上海商务合同律师 上海商业诋毁律师 上海商业地产律师 上海商业机密律师 上海设备购买合同 上海设备合同官司 上海设备买卖合同 上海涉外公司律师 上海涉外婚姻律师 上海深圳资深职务犯罪辩护律师 上海施工合同律师 上海施工合同协议书 上海私募股权律师 上海私募基金律师 上海私募融资律师 上海私募证券律师 上海私人法律顾问 上海松江房屋动迁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松江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松江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松江经济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损害商品声誉罪律师 上海贪污辩护律师 上海贪污犯罪律师 上海套路贷律师 上海投资并购律师 上海土地拆迁律师 上海土地纠纷律师 上海土地租赁合同律师 上海新婚姻法律师 上海新三板律师 上海刑事案件辩护律师 上海刑事案件开庭律师 上海刑事案件申诉律师 上海刑事辩护知名律师 上海刑事代理律师 上海刑讯逼供罪律师 上海虚开发票罪律师 上海徐汇动拆迁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徐汇房屋动迁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徐汇房屋买卖纠纷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徐汇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徐汇婚姻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徐汇疑难案件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寻找离婚律师 上海杨浦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业主维权律师 上海遗产律师 上海银行合同律师 上海优秀交通事故赔偿律师 上海运输毒品罪辩护律师 上海在线法律顾问 上海诈骗罪律师 上海债权基金律师 上海展览合同律师 上海找合同律师 上海找专业交通事故赔偿律师 上海征地补偿律师 上海征地拆迁律师 上海征地赔偿律师 上海征地赔偿律师 上海证券索赔律师 上海证券业务律师 上海政府拆迁律师 上海知名拆迁律师 上海知名房产律师 上海知名公司律师 上海知名合同律师 上海知名婚姻律师 上海知名交通事故律师 上海重大交通事故律师 上海著名拆迁律师 上海著名房产律师 上海著名公司律师 上海著名婚姻律师 上海著名征地律师 上海著作权风险代理律师 上海专业拆迁律师 上海专业房产律师 上海专业合同律师 上海专业合同律师网 上海专业交通律师 上海专业交通事故赔偿纠纷律师 上海专业征地律师 上海装修合同纠纷律师 上海装修合同律师 上海资产拍卖律师 上海资产重组律师 上海资产转让律师 上海资深拆迁律师 上海资深房产律师 上海资深公司律师 上海资深合同纠纷律师 上海资深合同律师 上海资深离婚律师 上海资深刑事案件律师 上海资深刑事辩护知名律师 上海资深刑事律师 上海资深征地律师 上海租房合同法律师 上海租房合同纠纷律师 上海租房合同律师 上海租房合同律师 上海租房合同模板 上海租房纠纷律师 上海租赁合同律师 上海租赁纠纷律师 上海租赁设备合同 上海醉驾量刑律师
首页| 关于我们| 专长领域| 律师文集| 相册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闵行债务纠纷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3564233613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
http://www.mhzhwjfls.com/uploadpic/10986/949245946301.jpg